当前位置:首页 > 空港在线 > 空港动态

宁波机场牧清:“我们可以从很多人脸上看到充满感激的神情”

时间:2020.04.03 浏览数:
     《中国民航报》、中国民航网 记者徐业刚 报道:“处置小组的主要工作就是对各类旅客进行甄别,将需要集中隔离的旅客准确顺利地移交到各个县市区的处置点。既要百分百执行防疫要求,又要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提供人文关怀”。这是宁波机场疫情处置小组留置点牧清对记者进行的介绍。不久前,党组织批准了他火线入党的申请。

     在这场疫情防控“攻坚战”中,牧清作为阳光服务部经理,承担起留置点的处置工作。在疫情开始,留置点的重点工作对象是涉及国内重点疫区的旅客。


牧清(右)在留置点工作(朱希恩/摄)

     “有时遇到红码或是从疫区回来的旅客不配合不理解,甚至是言辞激烈的指责,我们一方面要做好对他们的安抚工作,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另一方面也要坚守自己的防疫底线,不能让任何危险从宁波机场进入宁波。”牧清说。

     随着国内疫情逐步被控制,涉及境外输入的旅客逐渐多了起来。如何与相关驻场单位密切配合,做好联防联控,遏制境外输入的风险,就成了重点。这一次,攻坚战变成了持久战。

     “相对于国内旅客,入境的旅客在语言方面和防控意识方面都有很大区别,处置难度相对较大。为此我们也抽调了外语水平好、沟通能力强的员工来充实力量”,牧清介绍道。

     有些航班飞机一落地就是十几位甚至几十位涉及风险国家、地区旅客需要移交。在这过程中如果有多架飞机同时落地,则人数更加庞大。这时候牧清会安排留置点同事一人认领一个县市区的旅客,确保每个区域都有工作人员协助旅客填写基本信息表,提供必要的帮助,最后将表格统一汇总后上报。通过这一举措,避免了因为涉外旅客较多而造成的交接混乱和人员拥挤。

     作为机场留置点与各县市区的联络人,从早晨第一架航班起飞开始到最后一架飞机落地,他始终在留置点待命。手机和充电宝成了他从不离身的标配。因为随时都会有涉外或需要移交的旅客出现,需要在群里将旅客的基本情况告知对口的行政区域负责人,这样做不仅可以让旅客属地负责人迅速了解情况,而且可以缩短旅客的等待时间,减少他们的焦躁情绪。

     有些航班落地就已经是凌晨了,如果这些航班上出现了风险国家、地区到达的旅客需要移送。半夜凌晨时分,人会本能的出现疲劳困倦,情绪波动也会加大。

     牧清说,这个时候工作人员首先克服自己的困意,才能照顾、安抚在留置点长时间等待的旅客,这不仅需要坚强的毅力,还需要十足的责任心。

     除了这些程序上的操作,还需要面对各种意料之外的情况。比如有些境外旅客的手机没有网络无法扫码填写信息或者没有手机号码无法联系到自己的亲人。甚至遇到过生活在中缅边境的同胞不会说普通话又看不懂汉字,而且没有手机的情况。最后他们千方百计找到了一个会说普通话的当地老乡进行翻译,才协助填写完信息,最后平安、顺利地移交给当地负责转运的同志。

     “许多从国外回来的留学生,年纪都非常小,因为这次疫情的关系想方设法回到国内,许多人的回国经历都极其曲折坎坷又充满辛酸。当他们回到祖国时,看到穿着防护服的我们,一开始会有些害怕,但是当经过与我们的交流之后发现我们确实都在为他们的安全着想后,那种被同胞温暖关心和伟大祖国支撑起来安全感,是他们在国外所感受不到的。我们可以从很多人脸上看到充满感激的神情”。

     这样的工作从疫情开始到现在已经持续了数月,防护装备是必须按照防疫要求从早穿到晚的,忙的时候甚至连去洗手间和吃饭顾不上了。但这些在牧清看来,都是可以克服的小事情。“留置点的成员大多数年纪都比我小,有的是90后甚至是95后,我既是他们前辈也是他们的大哥,理应向他们传递正能量,做好榜样”。

     而在这个非常时期,牧清也用实际行动表达了自己的决心,那就是成为一名共产党员。目前,组织已经批准了他火线入党的申请,他离敬爱的党组织又近了一步。

     火线入党既是荣誉也是责任,随着涉外疫情防控重点国家名录不断增多,国家也采取了更加果断有效的措施,坚决遏制疫情输入风险。对于牧清来说,面对疫情,守护宁波的空中门户,筑牢防疫防线,是全体宁波民航人义不容辞的责任。

——新闻中心